您的位置 首页 > 人文情怀

致契阔:女人与玉镯

玉镯,细润光洁,质朴隽永,宛如女性,温柔雅致,兰质慧心。有人曾写文章这样描述带玉镯的女人:“想象中,戴玉镯的女子要么小家碧玉,要么深藏闺阁,有玲珑的身姿和姣好的容颜,袅袅婷婷。俯身...

玉镯,细润光洁,质朴隽永,宛如女性,温柔雅致,兰质慧心。有人曾写文章这样描述带玉镯的女人:“想象中,戴玉镯的女子要么小家碧玉,要么深藏闺阁,有玲珑的身姿和姣好的容颜,长裙宽袖,袅袅婷婷。俯身采莲,玉镯盈盈滑落;翘首采桑,玉镯隐入深袖。或者双手抚琴半抱琵琶,诗词歌赋封书寄辞,和田玉手镯总在皓腕间起承婉转,女子的兰心玉质在玉镯的起起落落闲适慵懒间更加丰满而灵性……”

当“玉镯”和“女人”两个名词遇在一起,“玉镯”便很自然成了一个形容词,看到“玉镯女人”的字眼,不用任何语言描述,已可想象她的气质和品格了!实际上,每一位东方女性都有很深的“玉镯情结”,那是一种传承着传统和含蓄的母性情怀,而玉镯似乎也有着眷属于主人的灵性。据说,抛光后的新玉镯尽管光亮,但离开了人的肌肤,它永远不会焕发出滋润柔和的性情本色。可能正因为这些,玉镯便成了女人最贴切的修饰,抑或已经是女性身体的一部分。

一直觉得和田玉手镯太传统,太脆弱,是属于倚身附门的名伶尤物。可一戴上它,所有的观念都颠覆了。尤其喜欢戴和田玉手镯做家务,在与锅、碗、瓢、勺的清脆碰撞中,体味一种亲切、一种活力。渐渐发现,玉镯是和女人最相像的一种物质,外观纯朴透明、性格温润、品质虽坚硬但易碎,有如女人敏感的神经,也有女人对爱情偏执的个性,蕴含着“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”的爱情格言。

喜欢上和田玉手镯,不仅因为它有个雅致的名,更因为它的温润色泽和质感。戴上它,初时清凉,贴着肌肤,一丝丝扣入心扉,沁人心脾。渐渐地,随着你的体温转变,温润地熨贴着手腕上每一寸肌肤,没有半点浸骨的感觉。此时,和田玉手镯亦宛如你身体的一部分了。


把手拢成一只小船,镯子顺着手掌滑上手腕,玲珑剔透,微凉沁骨,那个时刻,总觉得再任性的女子也温柔得像一汪淡蓝的湖水。玉镯子,有一些古典和浪漫,有几分温柔和婉转,就像是线装诗词里的佳人,在水之湄,在河之洲,在陌上,在西窗。

本文为致契阔原创,部分网络收集整理,转载请注明出处,违者必究。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15565477777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maiyucn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日,8:00-21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